亿发彩票官方网站-五条人“复活”了,网友们的快乐又回来了,他们真的土到掉渣?

亿发彩票官方网站-五条人“复活”了,网友们的快乐又回来了,他们真的土到掉渣?

就是这个乐队

主唱管自己叫“农村拓哉”“郭富县城”

五条人在第一期中被淘汰

昨晚,节目启动复活比赛

五条人对阵达闻西乐队

大张伟给出“爱”“夏”“酸”三个字

让他们即兴创作

节目组各给双方十分钟的时间准备

没想到刚开始倒计时

五条人乐队主唱仁科突然喊话

“ok”了

这时离倒计时结束

还有8分多钟

于是他们唱了起来

依旧一嘴逼疯字幕组的粤东海丰话

无法细细分辨的潮汕话

裹挟着海边咸湿的气息

还有另一位主唱/吉他手茂涛甩掉的人字拖

让他们的市井气有种独特的韵味

也赢得了即兴比赛

网友纷纷表示↓

网友们为啥笑成这样?

那必须从他们被淘汰的时候说起

第一期节目中

五条人上台前以这样的姿态被cue到

毫无偶像包袱地上台

茂涛(阿茂)就穿着他的红色人字拖

北京人称——趿拉板

在台上的时候这俩哥们儿是真high

仁科(农村拓哉)很有范

阿茂直接甩飞了鞋

然鹅!

台下的观众一脸懵啊!

因为他们唱的啥实在听不懂啊

台侧的歌词屏也没有字儿啊

这时候从马东到导演组都是懵的

五条人原本说要唱的不是这首

临场改歌了可还行?!

仁科说,原本要唱《问题出现了我再告诉大家》

但开始前最后一秒发现

“那一刻只有这首歌能顶得住我们的热情”

于是改成《道山靓仔》

而他唯一的犹豫是

导演组会不会因此很崩溃

于是下场后安慰导演说

导演:我谢谢你啊

把音乐演成了对口相声

你以为这就是五条人的全部?

不不,这刚刚是宝藏的冰山一角

当五条人这期乐夏播出

四条关于他们的微博都上了热搜时

主唱仁科正坐在作家张晓舟的家

看齐泽克……

除了齐泽克,艺绽君还发现

他还爱看德勒兹

该怎么形容齐泽克和德勒兹呢

他们的书就是那种

书里的字儿你全认识

但就是看不懂他们在说啥的作家/哲学家

这时候突然懂了

周迅问五条人“你们打架吗”的时候

仁科说“知识分子不打架”的意思了

不过

他们从来不是传统意义的知识分子

他们的音乐真的很土、很市井

但用他们自己的话说

宁愿土到掉渣

也不俗不可耐

仁科和阿茂都出生在广东省海丰县

后来又都从家乡去了广州

阿茂曾住在华南师范大学附近

时常旁听电影选修课

以卖打口CD为生

2008年广州治理流动小贩

仁科和阿茂租了铺面开唱片店

那一年他们也发行了第一张EP

组成了五条人乐队

粤语里,五条人是五个人的意思

但他们当时只有两个人

后来乐队发展为四个固定成员

但有一次参加音乐节时

主办方看了他们的名字

还是直接给订了五间房

红色塑料袋是五条人的官方logo

很多人觉得塑料是不环保的、low的

但仁科说

“塑料对我们来说

就是赤裸裸的现实”

从小小的海丰走到广州的大都市

他们在大学里听过课

也在城中村蜗居

身边有“走鬼”的地摊小贩

也遇见无数忙忙碌碌的白领

他们把这些都写在歌里

一个打工妹爱上打工仔的故事

就是《阿珍爱上阿强》

发廊洗发妹和洗头顾客的故事

就是《梦幻丽莎发廊》

他们是小镇青年

扎进大都市的五光十色里

能看见更多明与暗、黑与白之间的东西

他们还用方言演唱

第一张《县城记》多用海丰话

乐夏唱的《道山靓仔》就来自这张专辑

到《广东姑娘》普通话歌曲就多了

因为那时候

和他们玩音乐的人来自天南海北

他们还会在同一首歌里用多种方言

《陈先生》这首歌只有三句话

“1878年,伊生于海丰;

1933年,佢死于香港;

1934年,其葬于惠州”

他们身上总有一种矛盾

也总有一种张力

插科打诨让人哈哈大笑

玩起乐器让人恣意放松

而演唱的内容又那么接地气

还带着一丝都市的迷幻气息

好像城市里擦肩而过的漫游者

市井和诗人

在他们身上完美融合

那可能就是

生活的真实

下周,他们会唱伍佰的歌

原标题:土到掉渣的五条人“复活”了,网友们的快乐又回来了

You may also like...